女子懷孕「37周停胎」,忍痛剖腹產下孩子,搶救25天回家卻是「悲劇的開始」

莊海夢攥著手中的愛心餐券心中有些忐忑不安,她小心翼翼地遞給打菜的阿姨。對面的阿姨看著餐券,一臉微笑地接過,并打好飯菜遞給她。莊海夢看著手中熱乎的飯菜,眼眶一紅,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暖流。

女兒看病三年,丈夫不堪壓力怨聲載道

「你再帶孩子去上海看病,家里都要餓肚子了。」莊海夢將飯菜打包帶回酒店內,再拿出來端給女兒薌薌(讀xiang)吃。看著女兒嚼著飯菜,莊海夢的腦海里還不斷涌現著來之前丈夫那番冷冰冰的話。這次她原本不打算帶薌薌來上海復查,帶女兒看病三年,家中早已外債高筑,丈夫頗有怨言。

莊海夢的女兒薌薌自出生便因黃疸高查出膽道閉鎖,醫生建議移植,費用要8萬多。來自農村家庭的她拿不出這麼多錢,只好把還在襁褓中的薌薌抱回了家。回去后薌薌肚子越長越大,7個月大時鼓得像球似的,莊海夢不忍心還是帶孩子去了醫院。慶幸的是,在愛心機構的資助下,薌薌最后接受了肝移植手術。

術后兩年時間,莊海夢和薌薌來回奔波治療復查。母女倆坐長途火車顛簸,住偏僻臟亂的小賓館,吃饅頭咸菜。兩年間薌薌治病花了將近50萬,全是莊海夢四處借來的外債。

不久前又到了薌薌復查的日子,可是丈夫卻不再拿錢,還說了讓莊海夢十分心寒的話,她只好窘迫地告訴醫生這次就不去復查了。

莊海夢知道后心中不勝欣喜,又跟娘家借了點錢帶薌薌來上海復查并成功入住了小家。小家內環境干凈,靠近醫院,管理員還給她分發了愛心餐券,可以去樓下的愛心廚房吃免費愛心餐。

「我們以前看病都是中午買一頓飯,晚上就著剩飯剩菜湊合吃,沒想到這里還有愛心餐券,真的特別感謝小家,給我們帶來溫暖。」莊海夢感激地說道。

女子懷孕37周停胎,忍痛剖腹產下孩子

「為了救孩子的命你得忍住。」今年6月,于春平在懷孕37周的時候,突然感覺肚子里的孩子沒有了胎動,醫生檢查完說要趕緊把孩子剖出來。「當時因為我吃了東西,怕打了麻藥會吐,形成吸入性肺炎,所以不能腰麻,也不能全麻。」最后醫生只在于春平的肚皮上打了一點麻藥便開始剖宮產。

整個分娩過程于春平疼得意識模糊,等女兒伊伊被接生出來,醫生發現孩子的臍帶扭轉數十圈,重度窒息,搶救了20分鐘才轉為活躍。之后伊伊在保溫箱住了25天后才回家,誰知回家不久又開始呼吸困難,干嘔,查出一系列綜合病,被送入ICU搶救。

伊伊在ICU的情況愈演愈甚,10月24日當天,于春平和丈夫坐救護車護送孩子來到兒科醫院IC U。「伊伊在監護室的費用昂貴,花費了十多萬,于春平夫妻倆剛新婚一年,沒有積蓄也不舍得花錢,兩人為孩子的病情奔波勞碌,憔悴不堪。

醫院在了解到于春平家的情況后,前來詢問她們是否有住的地方,后來在醫院社工部的指導下,于春平知道了小布家園·小星欣之家。小家離醫院只有不到5分鐘的路程,方便兩人隨時去醫院查看孩子情況,夫妻倆知道后感激不已,通過申請入住小家,睡上了這段時間以來的第一次安穩覺。

「老家的醫生都說讓我們放棄了,作為父母,我們如何舍得放棄自己的親生孩子。」復旦兒科的醫生說后續孩子還要治療肺部感染,長路漫漫,于春平想著有一線的希望都要給孩子治下去。

她感激小星欣之家在這條坎坷的求醫路上給她們提供了溫暖,讓她們在異鄉也能住進家一樣溫暖的房間,吃上熱乎的飯菜,這給她們繼續前行提供了莫大的動力。

媽媽攜子遠赴上海手術,術后陷困境幸遇及時雨

「孩子剛做完尿道下裂、鞘膜積液兩個手術,各方面還是很疼,動一下就嗷嗚嗷嗚哭,很痛。」小星欣之家走廊上,黃玉潔一手抱著2歲的恒恒,一手拖著行李箱,步履蹣跚地找著她相對應的房門。等找到后打開門的一瞬間,黃玉潔感覺眼前一亮。小家房間內寬敞明亮,床鋪整潔干凈,比預想中好了不知多少,黃玉潔心中不禁萬分感激。

等把恒恒放在床鋪上,打開電視播放孩子愛看的動畫片,黃玉潔便放下行李箱開始收拾孩子的衣物。恒恒自出生就患有尿道下裂,鞘膜積液。

原本應該很早做手術,但是孩子生出來只有三斤,在保溫箱住了半個月,體重不達標。這是她第三次來上海給孩子看病。恒恒做完手術兩周左右就可以拔掉尿管回家,黃玉潔十分猶豫要不要帶孩子回去。

回老家要坐火車、公交車,一路上顛簸不已,而孩子剛做完手術也不適合長路顛簸,以防傷口開裂。但是租房開銷又十分昂貴,家里給孩子治病已經花了不少錢。正躊躇兩難之際,孩子的主治醫師了解到她們的情況,給他們推薦了酒店。

「房間很干凈,很安靜,很適合孩子休息,真的非常感謝。」黃玉潔抱著恒恒在小家內笑著說道。截至目前,小布家園·小星欣之家運行五個多月以來,已經陪伴149戶家庭度過了1551個日日夜夜。

在每個深夜匯聚著歡笑,也療愈著悲傷,給漫漫長夜點亮一盞孤燈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