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年前與母親在車站走散,想家只能看照片,尋找半個世紀「終于找到了家」, 古稀之年「最好的禮物」

韓大姐現在生活在大陸河南,不過她經常跟旁人們說起自己是上海人,大家也發現這些年她提及上海的話題越來越多,理解她的人都為她揪心,眼瞅著韓大姐年紀一天比一天大,不知何時能實現韓大姐一個夙愿,回一次上海去看看家鄉。

韓大姐與我們又打開了話匣子,她說六十年前清晰地記得媽媽領著她們仨兄妹,說去大姨家轉轉,當時聽媽媽說起要去走親戚,仨兄妹甭提有多開心,第二天一大早,媽媽帶著她們從家中出發,沿著太陽升起的方向走了一天,她們好不容易走到了一個火車站,在火車站候車室的木長椅上睡了一晚,第二天天還沒有很亮,媽媽說去排隊買火車票,她在候車室等了媽媽很久,并沒有等到媽媽,從此在上海的火車站與家人走散。

韓大姐回到闊別六十年的家鄉上海

至于后來發生了什麼,韓大姐說自己已經記不清了,另外兩個兄妹為何消失在自己的記憶里,直到現在都是一個未解的答案。韓大姐一直記得那天與媽媽走散的時候頭上長滿了瘡,不知道媽媽是不是當時帶著她去城里看醫生,小時候她經常流鼻涕,還記得有一次生病,爸爸和叔叔用簸箕抬著她去看醫生。

那天與媽媽在火車站走散后,她被一個好心人帶到了車站辦公室,她在那里等了很久媽媽一直沒有出現,工作人員后來把她送到了當地的托兒所,她記得在托兒所里面過了一個春節后就被養父母領養到了河南安陽。

后來她在安陽長大,再也沒有離開過這個地方,直到前些年她有了尋找親人的沖動,她與一群有著相同經歷的人不遠千里來到上海尋親,韓大姐說她尋親的目的就是想見到自己的親人,時間這麼長了,也許爸爸媽媽都不在了,但還有兄弟姐妹,也想見見他們。

韓大姐看著照片上的親人

那次的上海之行她并沒有任何收獲,反倒成了她一塊心病,因為自己邁出了尋親的第一步,開弓沒有回頭箭,她想繼續走下去。她在網上認識了一位來自上海的志愿者,與我們一起通過網絡繼續回憶走失的童年,韓大姐的記憶慢慢被喚醒,她一夜之間似乎又想到了很多從未跟我們說過的事情。

韓大姐在電話那頭斷斷續續地補充,她記得上海老家叔叔家的兒子叫「成雙喜」,好像比自己大一、兩歲;自己家哥哥叫「成來喜」,大概比自己大五、六歲;家里還有一個比自己大兩、三歲的姐姐叫「小毛」,自己還有兩個弟弟,一個當時四、五歲,一個被抱在懷里名字未知,自己的名字叫「成來娣」。

記得家的西面有一個深坑,村子里有一個很大的建筑,小時候她和小伙伴經常去那邊玩,她和媽媽確認是在上海的一個火車站走散,這位來自上海的志愿者分析韓大姐可能來自江蘇,她和媽媽從江蘇來上海途中走散,有可能上海有親人居住在這,隨后我們建議韓大姐通過一種新的尋親方法試試,或許能在上海找到她的家族群。

韓大姐的DNA檢測出來,發現她的親人在上海,隨后我們根據這個結果找到了韓大姐的疑似親人,但是對方很謹慎一直懷疑我們的身份,不愿意配合核實情況。無奈我們又通過其他渠道聯系上其他親人,從他們那得到了一個肯定的消息,他們家六十年前上海火車站走散一個八歲的女孩,名字就叫「成來娣」,所有的信息與河南的韓大姐高度相似,現在只要一個DNA檢測就能讓失散六十多年的韓大姐重歸親人的懷抱。

六十年后的親人合影

半個月后,韓大姐與親人的DNA毫無結果懸念出來了,她激動得無法平靜心情,在與上海親人約好了見面時間后,等待重逢的時刻,歸心似箭的她如坐針氈。韓大姐告訴我們她現在終于知道自己的真實年齡,今年她正好七十歲了,古稀之年之際送給她最好的禮物就是回上海的家,能見到自己夢里想了無數次的親人,這是她一輩子走過來最大的收獲。

韓大姐感謝幫助她尋親的志愿者

韓大姐終于從千里之外的河南回到了上海,親人們在村口迎接她回家,她在親人的陪伴下一路哭著朝家中走去,這條回家路對于韓大姐來說走得太艱難,她幾乎用了一生的精力去尋找,在晚年才找到了答案,如果不是那年與媽媽在火車站走散,她的人生或許是另一番景色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