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11歲男孩」患上罕見癌癥,臨別前「表白母親」,媽媽淚崩到「無法站立」,讓人哭到喘不過氣……

在一家醫院的手術室里,一個只有11歲的男孩躺在手術台上掙扎著,他的內心充滿著恐懼,面對著醫生帶有麻藥的管子,拼命的想要反抗,他怎麼了?他究竟得了什麼病?

男孩名叫蔡炫安,大家都叫他安仔,原本他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小男孩,平時就喜歡打打游戲,他曾經告訴醫生,他很羨慕游戲里的人,因為他們都有好多條命,死了還可以復活,但是他自己卻只有一條命,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。

安仔得了一種名為惡性骨腫瘤的恐怖癌癥,這種病的得病機率為百萬分之三,就好比你拋一枚硬幣,正好能讓硬幣站立住一樣。

由于這種病多發在孩子的身上,一旦確診那就基本上宣告死亡,所以在醫院里一旦有確診這種病的,家長都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醫生,救救他們的孩子,但醫生實際上能做的卻是微乎其微

2017年2月,安仔在家里告訴媽媽自己的左手有點疼,起初母親并沒有太在意,只是幫安仔輕輕地撫摸撫摸,但是沒過幾天的時間,安仔的左胳膊竟然腫了起來,這讓安仔的母親開始重視了起來,連忙帶著他去醫院拍片檢查,經過一系列的檢查之后,最終確診為骨腫癌得知這個消息的母親不敢相信,自己的孩子怎麼會得這種病?

但是病情的加重已經容不得她悲傷,在2017年4月的時候,一家人一起來到了上海第一人民醫院,為安仔做了一次左胳膊截肢手術做完手術的安仔明顯消沉了很多,整日待在病房里,不愿意出門,閑著無聊就打打游戲。等到實在要出門的時候,他也要磨蹭很久,一定要把左胳膊偽裝成正常的樣子,哪怕是走在路上,也要走在媽媽的右邊

媽媽帶著他前去假肢廠裝假肢的時候,安仔提出了想要裝個美容手,這樣走在路上就不會顯得那麼的奇怪,在同學們的眼里,他就還是一個健健康康的安仔,安仔以為截完肢就可以回學校上學去了,他還很認真的詢問醫生,自己以后上學還可以正常背書包嗎?醫生很細心的告訴他,輕的可以,重得恐怕不行

「我們也不知道 以后他還會 還有多少日子 我們反正盡力吧 他的心愿這樣子 他說給他美觀一點點 看見身邊的那些病友有些都走了 他都看到很心寒 我希望他能夠好好地活下去」這個時候的安仔還不知道,他的腫瘤已經轉移到了肺部。

為了能讓安仔開心地度過剩下的日子,媽媽隱瞞了他的病情,她知道安仔在看了身邊病友的離世,心里肯定更加的渴望活著,她作為母親,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最后一點生的希望也被磨滅

元旦,醫院為孩子們舉辦了一場聯歡活動,大家都COS成自己喜歡的動漫人物,安仔COS的是和自己一樣,只有一個胳膊的香克斯在海賊王這部動漫中,香克斯就是一個十分和善樂觀的人,因為他的存在,海賊團里總是一片歡聲笑語,這和生病前的安仔十分相似,他在台上說出了自己的心愿

「2017我遺憾的是得了骨肉癌,然后截了肢,我的愿望是裝上假肢,然后健健康康的回到學校讀書」媽媽在台下記錄著孩子的發言,聽到孩子想要回學校讀書的愿望,淚水就忍不住的往下流原本,安仔是參加不了這場活動的,長期的化療手術,讓他的肺里產生了氣泡,為了這唯一一次的登台機會,他忍著疼痛,讓醫生用插管的方式,將氣泡抽出體內,整個過程安仔都是閉著眼睛一聲不吭,硬生生的扛了下來。

護士將安仔身上的管子暫時地固定住,站在台上的安仔,也說出了準備已久的一句台詞:「如果那家伙沒有鬧夠的話,來吧,讓我們來奉陪吧」

安仔在不斷化療手術的治療下,堅持到了大年三十,但是誰能想到,病情卻突然加重,形勢也已經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

「我已經是極限了,我真的已經是極限了」安仔躺在病床上,有氣無力的請求醫生治好自己,病魔帶給他的痛苦是常人無法能夠體會的醫生望著眼前這個只有11歲的孩子,他原本可以擁有無限可能的未來,他原本可以快快樂樂地長大,他原本可以......

無能為力的醫生默默地走出了病房,安仔的父親站在走廊上情緒崩潰,他想要救活自己的孩子,他不想孩子就此離開自己,但是面對惡行腫瘤,所有人的付出都顯得蒼白無力媽媽留在病房里陪著安仔,一遍遍地安慰著孩子,作為一個母親,這對她實在太過殘忍,但是在孩子生命的最后時刻,有著媽媽的陪伴,或許他不會那麼害怕

「頂不住怎麼辦?什麼頂不住?不知道,為什麼頂不住?你頂得住的,我知道你是很堅強的」安仔在最后的彌留之際,還想著以前說過的要好好照顧媽媽,哪怕他現在渾身插滿管子,哪怕他現在難受到氣息微弱,哪怕他再也沒有以后

「你不是會唱那首逆戰?你現在還會唱嗎?會。唱給媽媽聽好嗎?媽媽好久沒聽見你的歌了,唱一句兩句得了」

「Come on 逆戰 逆戰來也 王牌要狂野 闖蕩宇宙 擺平世界」

媽媽坐在病床邊一遍一遍地撫摸著自己的孩子,為了滿足媽媽的心愿,安仔用自己微弱的聲音,最后一遍唱出了曾經最愛的歌,到了半夜,11歲的安仔在媽媽的陪伴下停止了呼吸媽媽在最后的時刻,和自己的孩子拍了一張合照,失去孩子的痛苦,讓她在病房外哭到幾乎無法站立,所有人都在為安仔的去世而感到難過,孩子還那麼小,如今她卻白發人送黑發人

「蔡炫安,媽媽不想簽這張紙,其實」

「感謝他為拯救他人,以及為我國器官捐獻事業,所作出的巨大貢獻」

安仔在生命的最后時刻,依舊在想著幫助他人,安仔的父母將安仔的眼角膜捐獻了出去,拯救了一名三歲時被開水燙傷的小男孩,安仔雖逝,但他的眼睛依舊在看著這個世界,相信他在另外一個世界,能夠幸福快樂的生活病魔無情,人卻有情。

在面對疾病死亡時,我們人類的力量顯得多麼的渺小,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好好生活,積極面對遇到的一切,畢竟,沒有什麼比活著更值得慶祝的事了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