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校花女兒」為愛遠嫁非洲,婚后遭「不公對待」如墜魔窟,9年過去了,她現在在怎麼樣了?

養育女兒,最重要的是什麼?

相信很多父母都會給出同樣的答案:做好孩子的情感引導,謹防孩子長大后上當受騙。

的確,隨著時代的發展和思想觀念的改變,很多父母都會將自己唯一的女兒當成小公主一般養大,上學期間為他們提供優質的教育環境,生活中盡量滿足她們合理的物質需求。

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女孩單純善良、視野開闊,幸福感滿滿,但與此同時,她們也少了幾分識人辨物的能力,尤其是長大后面對自己的人生大事,社會經驗的短缺讓她們很容易就會相信對方的甜言蜜語,從而輕易地交付了自己的一生。

為愛遠嫁非洲的武漢女孩陳怡,就是一個例子。

陳怡出生于一個經濟條件不錯的小康家庭,作為家里的獨生女,父母對女兒很是寵愛,也非常重視女兒的教育,在父母和督促和自己的努力下,陳怡最終考上了武漢大學,由于長得漂亮,她還被同學們視作校花。

顏值高,學習好,這樣的女孩本該前途無量,但很可惜,她在大學生涯中遇到了一個來自非洲的感情騙子,兩人的相遇徹底改變了陳怡的命運。

這位非洲男孩名叫布利,是一名留學生,在一次問路中,布利留意到了漂亮的陳怡,之后便借著各種機會接近并取悅這個中國女孩。

說來也奇怪,陳怡本人眼光很高,能入她眼的男生并不多,因此大學期間雖然追求者眾多,她卻一直沒有談戀愛,直到布利闖入她的世界,用一種鍥而不舍的精神對她展開追求,此時的陳怡開始心動了。

布利告訴陳怡自己來自美國,家境優越,為了證實所言非虛,他還送了陳怡很多昂貴的禮物,就這樣,一場異國戀在兩人的接觸中生根發芽,一段時間后,陳怡與布利同居了。

再之后,陳怡發現自己懷孕了。

再好的紙終究也包不住火,陳怡與黑人留學生戀愛并懷孕的事情很快就被父母知道了,意料之中,陳怡的父母對此堅決反對,交談中,他們對布利印象很差,認為他本人過于浮夸,并不是女兒可以托付終身之人。

但戀愛中的女性總是執拗的,哪怕布利坦白自己并非來自美國而是來自非洲安哥拉,陳怡依舊原諒了他,此時的布利仍然謊話連篇,他告訴陳怡自己是皇室后裔,父親是當地的酋長,自己今后會繼承父親的王位。

這一次,單純的陳怡又被布利「洗腦了」,懷揣著對「酋長夫人」的美好向往,陳怡在全家人的反對下選擇了休學,之后遠赴非洲。

然而令陳怡萬萬沒想到的是,從一只腳踏入非洲的土地開始,她的噩夢也就隨之開啟了。

抵達安哥拉后,陳怡發現布利的承諾就是一場騙局,他的家庭普通到甚至有些貧窮,布利的爸爸不是酋長,布利本人在非洲早已結婚成家,他擁有兩個妻子,陳怡來了只能位列第三。

陳怡沒辦法接受這樣的反差,第一個念頭就是趕緊回國,但布利為了控制她而搶走了她的護照和所有證件,與此同時,布利對待陳怡的態度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,以前的溫柔被兇狠取代,稍不如意就對陳怡破口大罵。

此時的陳怡還是一名孕婦,為了順利誕下腹中的孩子,她選擇了隱忍,可誰知在生下女兒之后,布利非但沒有對她轉變態度,反倒徹底拋棄了她們母女,故技重施地出國留學去了。

布利走后,陳怡遭到了布利其他兩個妻子的不公對待,他們不僅逼著陳怡干各種臟活累活,還讓陳怡通過出賣身體來賺錢,一旦反抗就會遭到毒打,就這樣,原本漂亮的女大學生在非洲墜入魔窟。

想到遠在中國的父母,陳怡對自己無限悔恨。

一個偶然的機會,陳怡接觸到了一名來非洲援助的中國工程師,在工程師的幫助下,她終于聯系到了遠方的父母。

然而即便是家人相聚,但由于陳怡已經加入安哥拉國籍且證件被銷毀,父母并不能順利將女兒帶回中國,年邁的父親回國后為了女兒的事情一直在四處奔走,令人心痛的是,女兒的經歷讓父親患上了抑郁癥,最終還沒能等到女兒回家,父親就郁郁而終了。

陳怡的經歷曾在留學圈里掀起過不小的風浪,為人父母,也有很多人對此搖頭嘆息:養育女兒,或許將她們培養成才是所有父母的期望,但如何讓女兒避開誘惑,安全健康地長大,或許才是更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。

用戶評論